栏目:

热门标签

萝莉 女友 洗澡 虐待 swag 勾引 独家 主播 91 自慰 搭讪 拜金女 露脸 纹身 果贷 灌醉 姐姐 护士 厕所 妈妈 母子 时间停止 熟女 偷情 迷奸 双飞 3P 外围 素人 丰满 喷水 中出 巨乳 偷拍 良家 阿姨 闺蜜 少妇

大小姐学校当肉棒样本

04-08

风和日丽的早晨,刚成为高中生不久的神乐阪公人我,正跟往常一样被自己的青梅竹马花江惠理反绑在床上,且裤子也被扒下露出巨大的肉棒,好方便让她给细细品嚐2019欧美girls另类18岁末年禁止观看



「早啊,公人,今天还是一样有精神呢!昨晚睡得好吗?」



「我说啊,可以请你看着我,而不是看着我的肉棒,做早晨的问候吗?」我无奈地说道。




「唉啊,公人,你的底座什幺时候加装语音功能了啊?不过净说些废话呢∼」




原来我只是一个肉棒放置器吗?肉棒如果不存在,我也就没存在的价值了,是吧?是吧?




穿着公立高中的制服,趴在我二腿间抚摸着肉棒的花江惠理,如果让她的声优粉丝看到这一幕,肯定是会心碎的。但,这就是她每天日常的开始,早上一定要来对我进行"初榨"。



「好了,该是吃早餐的时候了,不然我怕会迟到呢∼」说毕,花江惠理便张口含住了我的肉棒,开始有滋有味地吸吮着。



 惠理的口技还是跟往常一样好,不亏是国中就出道开始靠那张嘴吃饭的职业声优……。开玩笑的,当声优跟口交好这二者没必然关係啦∼∼真要讲,从国小持续到高中将近五、六年每天都这样吸肉棒,想技术不变好都困难。


不过换个角度看,被这样榨精榨了五、六年,我也不是这样容易缴械投降的,哼哼。

就这样持续了三分钟,我依然没有要射的迹象。



「居然没有要射的样子。」花江惠理吐出肉棒,皱起了眉头。

「你以为每次都能如你所愿吗?太天真了∼」我有些得意忘形地说道。「好了,快放开我啦,不然真的要迟到了,我可不像你可以自由缺席跟迟到好吗?」




当上职业声优的惠理,在考上高中时,就已经跟妈妈和经纪人一起先拜会过校长跟班导师,取得可以无限制请假的权利。毕竟上学唸书就是为了将来能有好工作,既然惠理都已经在自食其力了,学校也没必要约束太多;不过,每学期最低出席时数这部分,还是一定要达成的。




「唉啊,升上高中后,态度变得嚣张不少嘛?看来最近对你疏于管教呢∼」花江惠理一脸邪恶地笑着,并从身后掏出一根细长的圆珠串。「刚好网购的后庭棒昨天到货了呢,刚好试试吧,呵呵。」



「你、你别乱来啊!」看着一颗颗由小排到大的金属圆珠被串在长条棒上的性爱用具,上头发着润泽的光芒,显然还有被涂过润滑油;我吞了口口水,警告道。「小、小心我豁出去,直接喊救命喔!」



花江惠理露出怪叔叔式的笑容,「你以为我不知道叔叔阿姨他们昨天就开始展开全国温泉巡迴旅行吗?你叫啊,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好了,乖乖从了我吧!」惠理发挥蛮力把我的屁股高高擡起,直至可以看见肛门,然后毫不客气地把后庭棒给插了进去。

「喔喔,惠理你……你真的做了?」可恶,这……这是人家的第一次耶,讨厌,好过份喔(少女心)。

「嘿嘿,我以前就说过了,帮公人你前后二边破处都是我的工作,我说过做到啊。」花江惠理宛如恶魔般,一边不断抽插着侵犯我的后庭,一边握住我的肉棒套弄着。




「啊……啊……惠理……太、太激烈了……别…别这样弄啊……」头一次被这样前后夹击的我,不禁发出呻吟声,没办法,这感觉实在太刺激了。

「怎幺样,想射了吗?可以不用忍耐喔。」

「我、我要射了。」我忍不住喊道,惠理则适时地把我的肉棒给含入口中,把我每一滴喷发的精华都吸入口中。

「恩恩,味道还是一样浓呢,看来公人你有听话,没去打野食喔∼」花江惠理满意地吐出肉棒,拿出纸巾擦拭嘴角。

「入学当天被你那样恶搞,哪来的野食能够让我打啊?」说到这个,我有点哀怨地说。




 本来想说进了高中,可以来一场久违的邂逅,幢憬的邂逅,但入学第一天在班上进行自我介绍时,比我先轮到的花江惠理在自我介绍完后,就直接"热心亲切地"帮我介绍说,这是我的青梅竹马神乐阪公人,他只对肌肉男有兴趣,请大家不要因此排斥远离他,要跟他做好朋友喔。




所以别说是女生了,到现在我连男生的朋友一个都没交到。我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灰暗地度过三年高中生活,玫瑰色的梦想顿时变成肌肉色的,呜呜。

「恩?所以有机会的话,你还是想偷吃啰?」花江惠理语气不善地说道。「即便已经有惠理这幺棒的青梅竹马?」


感觉到了杀气,我吞了吞口水,为了避免遭受更屈辱的对待,我,很没骨气地否认道,「当、当然不会啰。惠理是最棒的,啾咪∼」



「哼,记住了,你的存在价值就是惠理大人我专用的肉棒放置器而已,别多做非分之想了,知道吗?」

「是……」

「回答大声点,我听不到!」

「是,我神乐阪公人是花江惠理专用的精液容器,新鲜供应,随叫随到,保证24小时服务。这样可以了吧?」我没好气地说道。「赶快帮我解开啦!」



「这还差不多,可不能让其他野女人把你勾引跑了……」惠理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你说啥?我没听清楚」我疑惑地问道。

「没……没事啦,好啦我先走了。」惠理略微慌张地从窗子爬了出去;所谓的青梅竹马,窗户相邻可以轻鬆爬进爬出这是一定要的。

「等等,你忘了帮我解开啊!惠理!」我摇晃着被铐上的手大喊道。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今天再迟到,这个月就是第三次了,他可不想被罚劳动服务啊!




「钥匙在你枕头那啦,自己开啊!」窗外传来惠理不耐烦的声音。「惠理大人我就先走了,你也要赶快喔,掰掰(心)。」

我转头看去,果然有看到一把银质钥匙。事已至此,我也只能无奈地用嘴巴咬住,用力挺起头部,朝靠墙那处的手铐位置凑近。只是难度依然有点高,因为惠理是把我的二手往二边分别铐住,脖子得伸很长很长才能搆到。显然惠理那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在铐住我时,已经计算过我脖子伸长的极限位置。



「苦屋敌毁李!(可恶的惠理)」咬着钥匙的我奋力到觉得自己脖子都快扭断了,但还是距离差了一点。可能是因为早晨刚醒来,筋骨都还紧绷着的关係,要不就是惠理根本存心让自己迟到!




「需要帮忙吗?公人先生」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在房间内响起;那是有些清冷,但却十分优美的声线。

「噗!」忽然听到房间有人说话,我把口中的钥匙忍不住喷了出去,不过这不是顾钥匙的时候,我赶忙扭头往房间中央望去。




女僕,那是现在以ACG闻名世界的全日本都知道的女僕装扮,不过似乎在许多细节处更显得考究。一个穿着女僕装的短髮美少女,正以优雅的正坐姿,坐在房间中央处,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她年龄应该比我要稍微小了一点,头上是修剪整齐的娃娃头造型,并有一双略显孩子气的眼睛,深邃而富有光泽。在她身上有着古代大臣千金一般的高贵气质,加上那散发出来的冷俊、难以接近的气场,我脑中不禁浮现出「强气总攻美少女」之类的词。



她,静静地与我相望,如是说道。

「冒昧来访还请见谅,神乐阪公人,我来迎接您了。」



这,这是什幺状况?我有种不妙的预感。

本页网址
推荐
看视频